【关於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】(8) 作者:颜心竹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4874


      (八)

      房间里黑得就像一个把我永远深埋在隧道里的噩梦。

      光线,并不是没有。在天花板上有一道极其微弱的白色灯光,与其说是给人用的,比如说只能吸引蚊虫.

      这些微弱的光还反射在我眼前的数道铁栅栏上面。我依然穿着那件髒兮兮的红裙子,脖子上套着锁链,被关在一个让我站不直的笼子里,而这笼子似乎位
於一个特别狭小的房间里. 不知道是否有门,有窗,也没有屋外的声音。

      日夜如何交替,我自然是不明白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我被关进这里,店长从没有来过. 我只知道每过一段时间,阿明会给我送来水和食物。他从笼子下面的小缝隙里,把饭盆和水碟推进来。我只能像动物一样,趴着舔吃稀粥和水。我脖子的锁链另一头连到笼子外面,所以如果我不听话,或者拒绝做什么事,外
面的人可以拉动锁链强迫我。

      每次阿明过来,我都不会抬起头. 我不想看见他的脸。

      如果不是他,我相信自己早已逃出去,甚至还可能救出了羽织。

      最重要的是,我可能已经和姐姐重逢。

      我在这小笼子里醒来,昏睡,到底重複了多少次,经过了多少天,完全没有概念。

      姐姐被救出来之后,发生什么了?

      她有在找我吗?

      一定有吧……

      「周云!」

      阿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. 依然低着头的我,看着铁笼子下方的细小开口伸进一个钩子,把饭盆和水碟钩了出去。

      「就吃这么一点?你身体受得了?」

      「我不想吃。」

      「难道你要饿死自己?」

      「店长什么时候会来?」

  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    「他为什么要把我一直关在这里?」

  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    「羽织在哪里?她怎么样了?」

  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    「……为什么你会成了他的帮凶?我帮你回答,这个你也不知道。」我抬起头来,藉着微弱的灯光看他的脸。

      「这个……」阿明「我可以操羽织。」

      「你竟然为了这个……」

      「你懂什么?」阿明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。「我暗恋羽织多少年了!没想到她不仅喜欢你,还是自己亲爹的精液厕所!」

      「你……」

      「你不知道吧,我和羽织中学和大学都在同一间学校。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,我就爱上她了。但我们不是同班,我也一直没有勇气接触她。高中一年级的
时候,我给她递过情书,她没有回覆,从那以后我也没对别的女生表白过. 我正是知道她是店长的女儿,才来这里打工的,结果第一天上班的时候,她看着我,
很开朗地和我打招呼。那一刻,我简直太高兴了!可是她的下一句话竟然是,初
次见面!她完完全全忘记了我!我给过她情书,可是这件事在她眼里,根本就不
值得记住!」

      他双手抓紧铁栅栏,使劲摇晃起来,笼子仿佛都在颤抖。

      「这种感觉你肯定不理解吧?不光羽织喜欢你,你还有个漂亮的姐姐,天天陪着你……我什么都没有……每天都只能不停打手枪……所以店长允许我把鸡
巴放到羽织嘴里的那一刻,我就决定了,什么事都愿意为他做!」

      「你……应该恨的人是店长,不是我……」

      「你没听明白吗?和店长做对,我就不能把自己的精液喂给羽织,把尿洒在她的奶头上,还在她的肛门里中出!为了这种感觉,做店长的走狗又怎么了!」
      我沉默无语. 我不知道店长用了什么手法,但既然他能把那么纯洁的女儿变成性奴,那要控制阿明这样一个人,肯定没什么难的。我一想到,我喜欢的羽
织,被店长当成奖赏其他男人,让他们为他卖命的道具,就心痛不已。

      「周云,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伪娘。从什么时候有这爱好的?」

      「……不关你的事。」

      「那么你喜欢吃鸡巴了?是不是屁眼已经被操过了?」

      我沉默着。

      他突然猛地一拉留在笼子外面的半截锁链,牵动我的脖子,使我整个人狠狠地贴在铁栅栏上。冰冷坚硬的栅栏同时打中我身体好几处,痛得我呼吸困难起
来。

      「也来吃我的吧。」

      他把裤子扒下,使鸡巴从铁栅栏之间伸进来。

      「我不要。」

      「你吃,我就把羽织带来见你。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怎么样了?」

      「她在店长手里……还能怎么样?店长不说话,你敢碰她一根寒毛?」
      我这句话显然戳中了阿明的痛处。他瞬间暴露起来,再使劲拉扯锁链,使得我正面撞在铁栅栏上。这一下弄得我神志不清,脑袋里咣咣作响。当我视觉恢
复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把我的双手拉到笼子外面,拷在了一起。

    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么!?」

      「这么不听话,是你逼我的。」

      他打开笼子的侧门,走了进来,来到我的背后。我双手靠在外面,正面贴着铁栅栏,完全无防备的屁股对着他。我感觉到他贴上我的身体,把红裙子掀上
去,滚烫的鸡巴从后面贴过来,摩擦我的屁股缝.

      「啊……!」

      「难道你这就有感觉了?做伪娘不够,还是这么骚的伪娘啊。」

      「我才没有!」

      我使劲摆动腰部,想用大腿把他的鸡巴拦在外面。但是他使劲把我的大腿分开,同时开始舔咬我的耳垂,另一只手还伸到前面,捏住我的乳头开始玩弄。

      「嗯……别看我心里只有羽织,但不瞒你说,伪娘题材的漫画游戏什么的,我也看了,玩了不少,还真想体验体验呢。」

      他在我耳边吐着热气,手指对我的乳头又捏又扯,还用食指快速地上下拨弄。而他的鸡巴一会儿划过我的两瓣屁股,一会儿插在我的大腿之间摩擦。虽然
对这个人充满厌恶,但我的奶头,和肉棒,都不听话地变热了,竖起来了……

      「你的皮肤确实是又嫩又滑……这屁股简直像羽织一样有弹性呢,还比她更丰满些,羽织太瘦了……可惜你是平胸,我比较喜欢那些长出巨乳的伪娘呢…
…店长一定有这种药,把你变成那种模样,然后我要把你打扮成女仆,随时伺候
我的生活,伺候我的鸡巴……我还要在你面前强奸羽织,再在她面前强奸你……」
      他的鸡巴以更快的速度在我胯间刮擦,仿佛要把我卵蛋和肛门之间的地方摩擦出火来。我能闻到他鸡巴的腥臊味逐渐加重,抬头一看,那硕大的龟头在我
的肉棒下方一会儿消失,一会儿探出来。有几次他的龟头碰触到我龟头下方的包
皮系带,我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。

      「快……快停……我不要……」

      「啊……是很爽啊……不一样的感觉……周云你原来是一个骚逼伪娘!我就是要操你这样的骚逼!自己都是一个喜欢鸡巴的货,竟敢抢走我的羽织,干你
娘,看老子操死你,贱货——」

      他的话语,从低声呻吟,很快变成对我的大声羞辱,而整个身体也以更大的力量撞击着我,仿佛随着鸡巴快感的提高,他对我的怒火也燃得更猛烈似的。
我被彻底压在铁栅栏上,骨头硌得生痛,但是却完全无力反抗。

      「不要……阿明,我恨你……快把你的臭鸡巴拿开,不要碰我!……」
      「装模作样!你现在就是个骚婊子!骚婊子说不要是什么意思,我还不知道?操……!好爽,我要……」

      阿明的身体再用力往前压,仿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嵌进铁栅栏里,然后噗地一下射了。我低头看,他的马眼喷出大量精液,把铁栅栏都溅湿了。他抽回鸡巴,让龟头贴着我的屁股缝,再自己撸了几把,让剩余的精液都流在我的屁股上。

      「阿明……你射了,射了就快让开……别压着我,我要透不过气了……」
      「没那么容易!还没软呢,我要再来,就着这些精液操你屁眼——」
      他话音未落,就把黏糊滚热的龟头对准我的菊眼,要努力插入。我挣扎起来,反而刺激他更用力地压住我的身体.

      「阿明……!够了!快拿来!我不要!」

      「你能怎么样?这里一定也已经被开发过了吧?你这样的骚货,多吃一根鸡巴,是你的运气……啊,进去没?好像很紧的样子……你别乱动!不然我就—
—」

      突然间,黑暗中传来一个人猛地打开门的声音。

      阿明的动作突然僵住了。

      有脚步声,慢慢朝我们接近。

      那个人出现在昏暗的灯光下。

      是店长.

      看见他的脸,我不由得产生强烈的噁心感。

      「阿明,」店长说,「你在做什么?」

      「我,我……」

      阿明语无伦次。不等他想出一个回答,店长也钻进了这个笼子,揪住阿明的衣领,狠狠往外一甩。虽然我头转不过去,看不见,但是能感觉到阿明整个人
飞出笼子外面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      「谁让你动他的?啊?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?啊!?」

      店长一次又一次猛踹阿明,发出的声音让我觉得连自己的身体都痛了。阿明一定在地上缩成了一团,我听见他因为疼痛而发出低低的呜咽,隐隐约约还有
几句「对不起」「别打了」。

      然后,我又听见店长再次进入笼子。

      他想做什么?

      他不准阿明动我,自己进笼子来,难道是要……

      哪怕是徒劳的,我依然使劲挣扎起来,因为这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。当店长的手按在我肩膀上的时候,我仿佛完全被恐惧笼罩,只希望能离这个恶魔远一
点. 他打算怎么报复我……?

      「你小子没有插进去吧?」店长不是对我说话。

      「没,没有……」阿明说.

      「哼,幸好没有做到最后,不然连我也保不了你。验货的人已经来了。」
      验货……?

      他在说什么?

      我还来不及揣摩这个字的意思,店长就把一块散发着强烈化学气味的手帕捂在我嘴上,紧紧按住。片刻之后,我就晕了过去。
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我醒过来的时候,眼前依然一片漆黑,几乎以为自己仍然沉睡在噩梦里.
      通过声音,和身下的颠簸,我意识到自己是坐在一辆车上。我头上一定是戴着黑色头罩,而双手被绑在身后。在我一左一右,坐着两个人。

      「快到了吧?」在我左边的人说. 从声音来听,是店长.

      「就在前面。」我右边的人说.

      「我能不能问问……您的主人到底叫什么名字?」店长说.

      「不要多嘴。」

      「做生意,总得知道买家是谁……」

      右边的人没再回答。我听到一种「咯哒」的声音,就像我从电视电影里看到的,手枪上膛。

      「好好,我,我不问了,对不起……」店长连连道歉。

      到底发生什么了?

      右边的人……有枪?店长也怕他怕成这样……

      我变得极其紧张,大口呼吸起来。每一次吸气,黑色头罩就紧紧裹住我的脸,难受极了。

      「醒了。」右边的人说.

      「周云,别乱动!」店长按住我。

      「我……我在……在哪里?」

      「去你该去的地方。」店长说.

      「我……我不懂……」

      「我倒是很想要第二个女儿,但是羽织那贱货天天念想着你,而且你还这么不老实,留着迟早会给我惹大麻烦。所以,我乾脆把你处理掉好了。」

      「处理……?」

      「是卖掉啦。你这样的上等货色,有人抢着要。哼,价格已经谈好了,要是因为阿明那小子把你弄伤了,结果对方要压价,回去以后看我怎么对付他……」
      「要把我卖到……哪里……?」

      「我怎么知道?」店长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    照店长这么说,看来是有异常性癖的客户要把我买走。客户的名字不能透露,手下还有枪,他会是多么可怕的人呢?

      然而比起卖给谁,我更恐惧的,还是会被卖到离家,离姐姐无比遥远的地方。

      车停了。

      「下车。」我右边的人说完,把我押下了车。店长也跟着下来了。我们三人走了一小会儿,停住了。

      「哦哦,这位太太,就是您……」店长不知看见了谁,听起来很惊讶。
      「辛苦你了。」一个像是成熟,冷静女性的声音,在回应着店长.

      「可惜没时间把他好好打扮一下来见您,时间有点急……」店长说.
      「胸口有红肿……你打他了?」

      「没有!当然没有!我哪敢呢?他难免会挣扎嘛,摔了一跤。」

      「你给他开苞了吗?」

      「那更没有了!我这人做生意最讲诚信了,哪敢骗您呢,一看就知道您是特别有品味的贵妇人,像他这样的极品,我天天好吃好喝供着,哪敢碰一个手指
头……」

      「跪下。」方才持枪的人打断了店长.

      「我……我也要吗?」店长说.

      「跪下!」

      我听见有人敲击腿部的声音,但受伤的并不是我的腿。应该是店长,啪地一下双膝落地。

      「你敢说你完全没有碰他?」成熟妇人说.

      「没——」

      「说实话!」持枪的人说.

      「别别别,您犯得着为这点事儿闹出人命吗!我,我碰了他那么一点儿,也,也就是最多一两次口活吧,真的,我对天发誓……」

      接下来,我听到剧烈的「咣当」一声,店长就没声儿了。这不是枪声,是硬物击打的声音。

      她让手下这么做,一定是因为店长碰过了我这个「货物」……原来要买走我的人,竟然这么穷凶极恶吗?

      我的呼吸变得更急促了,心脏几乎要不堪重负……根本不能想像,落到这样的人手里,我会面临怎样的生活……

      有人在靠近我。高跟鞋的声音。那个妇人,走过来了。

      我脚一软,跪了下去。这不是献媚。这是真的,真的,没力气了。

      一切希望,都没有了。

      妇人在我面前停住。我能闻到他高跟鞋皮革的气味。还有她的香水味。
      她蹲下来。

      双手放到我背后。

      抱住我。

      不是抓住。

      而是拥抱。

      温暖,轻柔。

      「阿云,」她说,「没事了。」

      有人解开绑缚我的绳索,拿掉遮盖我的头罩。

      在我眼前,是一位气质高贵的妇人。

      她用释然而又带有些微哀伤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    我很疑惑。

      我不确定她是谁.

      这时,我看见她身后不远处的轿车里,走出一个女人。

      当只有小腿伸出车外的时候,我就认出了她是谁.

      我的姐姐,周雨。

      在那一刻,我的心脏几乎要停跳了。

      我看看眼前的女人,又看看远处的姐姐。

      眼中噙着泪水的姐姐,仿佛是完全看出了我心底的疑问,对我轻轻地点点头.

      於是,我再次看着眼前的妇人。

      我开口。

      「妈妈……?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